16.把我解开(1/2)

好书推荐:

《金丝雀》最新章节把我解开

金丝雀最新章节

16

开锁对沈知寒来说是必备技能,这些门锁在他眼里,没有开不开得掉的问题,只有时间长短的区别。

姜瑶的房门是a级锁芯,十几秒就够。

沈知寒闯进去,一把把姜瑶捞起来。

姜瑶拼命挣扎,“你最好别闹。”他压着嗓子警告,她只犹豫一下,就被他抓住机会套牢。

沈知寒三下五除二把人捆住,扔到床上。

姜瑶大怒,明明是他做错事在先,她一次次挑衅只是想要一个道歉,他却不断用蛮力压制她,把她当成驯服的对象!

“沈知寒,你王八蛋!”

这句话六分怒意,三分恼意,剩下一分是带着怨恨的委屈。

沈知寒对上她气红的眼眶,眉头皱了一秒又上手抓人,姜瑶在床上躲滚拿脚踹他,他顺势抓住双腿,拉人。

姜瑶差点又要跌下床,危急之时,他把人横腰一拦,抱了起来。

转身,顺手放在空置的轮椅上。

姜瑶还没坐稳,就听到“啪嗒”一声皮带扣打开,她浑身一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要干嘛……”

这时才发现他上身赤|裸,裤子穿得极低,劲瘦的小腹就袒露在她面前,这身材——真适合去做牛郎。

沈知寒抬眉看她一眼,毫不犹豫抽皮带,蹲下身,顾不得她迭声的“你要干嘛”,十分利落地扯住脚腕子就捆。

姜瑶:“……”

人终于安静了。

沈知寒抬眉:“你以为我要干嘛?”

“……”

姜瑶撇过头。

沈知寒站起身,从桌上拿了本书扔在她腿上。

“你让我这样看书?”姜瑶示意自己被别在身后的没有自由的双手。

“那你就看我洗澡。”

沈知寒把她轮椅一转,正对上浴室的大门。

姜瑶当他开玩笑,撇了撇嘴,轻蔑地冷哼一声。

谁知道沈知寒并没有开玩笑,当真走进她的浴室,还打开花洒,试了试水温。

姜瑶急了,别说是浴室,就连客厅她都不愿意跟别人共用,那可是她的私人空间。

“你给我出来。”

浴室很干净,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像她身上的味道,沈知寒打开柜子检查,确定有新的浴巾。

“沈知寒!”

他一抬脚,把柜门扣上,顺便转身把浴室的门也关上。

门外只安静了一瞬,随即爆发出更厉害的闹腾,轮椅被不安分的人撞得砰砰作响。

沈知寒置若罔闻,脱衣服,洗澡。

刚才只洗到一半,泡沫都没冲干净,身上莫名有股粘腻感,虽然知道是心理作用,但他很不爽,必须得冲干净。

沈知寒洗完澡,站在镜子前擦脸,一偏头,看到旁边一排架子密密麻麻摆满了女士用品,他稍微一瞥,就看到了很私密的东西。

难怪不让他进来。

沈知寒推开门,就看到姜瑶一张臭脸,跟被屎糊了似的。

“你知道这叫什么吗,”他一边擦头一边悠然说,“这叫自作自受。”

姜瑶不服气地飞了一个眼刀过来。

沈知寒把毛巾挂脖子上,伸手推她的轮椅,她肩膀一躲,大骂,叫他走开。

沈知寒耐心有限,也要忍到极致了,掐住她的脸,不爽:“你应该好好洗洗你这上面这张嘴,而不是下面。”

姜瑶一怔,脸腾地一下烧起来:“你翻我东西,你这个……唔!”沈知寒手掌稍一用力,就把她的话掐断了。

姜瑶两边脸颊的肌肉被捏着,又酸又痛,眼泪被刺激出来。

沈知寒见她哭了,松开手,皱眉头碎碎念:“哭什么。”像个玻璃娃娃。

把轮椅推到了床边。

他坐在床边擦头,她被五花大绑放在轮椅上,两个人对面而坐,她被他的湿发甩了一脸水。

他视若无睹,还恶意地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姜瑶冷脸撇开,又用力地瞪过来,他忽然觉得,心情很好。

“你打算跟我闹多久。”沈知寒问。

姜瑶板着脸,不回答。

“不想说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