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3(1/2)

好书推荐:

《金丝雀》最新章节

金丝雀最新章节

33

晚上,伺候姜瑶洗完澡,梁姨收拾上换洗的衣物就走了,姜瑶坐在轮椅上吹头发,没注意到门后的动静,等她把吹风机放下,抬头便看见玻璃上的映出个人影,吓了一跳。

沈知寒走到她身后,没什么情绪地说:“没吹干。”

五成干的发梢还沾着水,沿着后颈线贴服出流畅优美的弧度。

他取下毛巾,顺手盖在她头上,压着头擦起来。

眼睛被白色布料遮盖,纤维摩擦在耳边窸窣作响,姜瑶懵了一会儿,才在昏暗中攥住那只手:“你怎么了?”

大晚上莫名品出点温柔味道,怪让人不安的。

“……”

沈知寒垂眸,撩开柔顺的长发,沿脖颈看下去,视线停在锁骨,没有什么不该有的痕迹。

再反捉住那只手,捏在手里揉了揉看了看,确定后丢回去,把毛巾一扯,露出那张被水雾浸染过的柔和脸庞,还带着被热气蒸出的粉嫩。

姜瑶瞟一眼他,把毛巾抓过来,自顾自擦头。

“明天出门,他们会派人来。”

她的手顿了一下,大致能猜到,明天林子凡会派几个人手过来,可他来告诉她这个做什么,透过玻璃,高高的身材微弓,偏头一言不发看她,这样子,倒有点像是没话找话。

第二天早上,树梢挂积雪,屋角结冰霜,冬天特有的苍茫席卷大地。

锦山别墅区的一条马路,停了三辆黑色轿车,其中一辆是体型较大的suv,沈知寒把人推上后座,看了看前后两辆车,以及车旁西装革履的随行人员,然后才绕到驾驶座上车。

两名随从人员表情严谨,也各自走上驾驶座。

一辆车开路,一辆车断后,三辆车齐齐发动,沉默地开出锦山,前往静安墓园。

静安墓园位于四环外的近郊地带,边上就是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往南是出城方向,往东是庆桂园度假酒店,地理位置优越。

市区往外本就人烟稀少,进入寸土寸金的墓园,更是看不见几个人影。

车停在山脚的露天停车库,沈知寒把人接下车,嘱咐那两个随从就在这里等着。

姜瑶穿着一件黑色风衣,戴着款式简单的宽檐帽,沉默得仿佛与葱葱树林融为一体,只有在通过b出口时,她的眼皮才稍微动了动。

对着高速公路的道边,停着一辆年代久远的破旧不堪的二手本田,银色车体斑斑驳驳,更显残败。

这就是李晶晶给她准备好的“救命车”,真是抠门得紧。

昨晚她和李晶晶通过电话,李晶晶已经按照要求给她准备好新的身份证,存折,一叠现金,变装用品,以及飞往摩尔曼斯克的机票。

姜瑶定了定心神,把视线收回。

出了停车场,进入墓地,那两个讨厌的随从人员消失在视野里,她这才放松,找回轻松语调跟他聊天。

“沈知寒,你去过南方吗?”不待回答,她自顾自往下说,“我小时候跟我爸去过一次南边,一个叫霞屿镇的小地方,那里特别偏僻。”

没有被旅游风潮入侵的世外小镇,保持着最原始古朴的气息,连人都比外面好,善良简单,笑容纯粹。

絮絮地讲了一会儿,她说累了,仰起脸:“我口渴,想喝水。”

听到这明显带点撒娇意味的话,沈知寒顿了下,才张望四周:“早不说。”都到这里了,去哪儿给她弄水。

她指了指不远处一栋小白楼:“喏,那里面有。”

那是墓地的办公大楼。

他看了看不近的距离,有些犹豫,又禁不住她的催促,交代几句别乱跑就去了。

走几步,莫名不安地回头看几眼,那人听话地坐在椅上,看见他回头,还催促地挥了挥手。

心下稍安。

向侍者要水,拒绝对方过分殷勤的招呼后,沈知寒独自往回走。

这一处墓园,环境清幽,草野广袤,林立的碑石错落有致,庄严肃穆之外,颇有点世外桃源的意味。

据说墓地背后便是一片茂密树林,野生天然,受政府保护。

走到坡底往上望,蓝天碧草的那条线,落着一抹熟悉的身影。

这样遥远的距离,姜瑶的背影看起来很脆弱,又或许只是他的错觉,毕竟在爱人的面前,人总是会不自觉变得渺小软弱。

不需要多问他也能感觉到,姜瑶对父亲感情是很深的,否则为什么偌大冷清的别墅里,只有书桌上那一张父女二人的合影关乎她的过去。

她把过去抛弃得很彻底,只有父亲,只有这份亲情令她眷恋怀念。

姜瑶的世界其实很简单,抛开某些时候的那么一点小聪明,她实际上很单纯,无论在哪方面,都如同一张白纸,他也是走进后才发现。

发现后,某些心思就像藤蔓一样无法遏制地缠绕生长。

这过程就如同途经一片荒原,你无从知晓风从哪个方向吹来种子,直到你驻足回头,才猛然发现,荒原不知何时已广袤如林。

沈知寒又看了一眼姜瑶,把那个瘦弱的身影深深望进眼底,这才收回视线,身体调个方向背对风,从裤兜掏出一根烟,衔在嘴上,低头点烟。

火星卷起白色蕉麻,灰黑的碎末随风而逝。

缓缓吐出一口浓烟。

思绪跟着翻飞。

他其实不能理解这种浓厚的亲情,毕竟他从未感受过所谓亲情,父亲嗜赌如命,母亲不知检点,几平方米的生活日常以干架为主,吵架为辅,没有他表达诉求的空间。

他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家和别人不同,从小伙伴嘲笑的态度,从邻居看热闹的嘴脸,他都知道,他的家不正常。

但即使不正常,他也没想到有一天会散。

那是一个寒冷的傍晚,他如往常一样背书包回家,走过小巷,路过田埂,看见邻居怪异的眼神,听到大人奇怪的闲言碎语。

没到家门口就听见父亲愤怒的咆哮,害怕得不敢进去,调头跑到窗边,蹬着石灰墙往里窥探,屋里一片狼藉,杯盘碎了满地,母亲的一切东西都没了,墙上的大幅结婚照被人撕去一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