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0(1/3)

好书推荐:

《金丝雀》最新章节

金丝雀最新章节

40

姜瑶是被沈知寒一路抓下山,然后扔上车后座的,他钻进来,随着重重地关门,压在她身上,阴测测地问:“回去?你想回去哪?”

姜瑶张了张口,决定不跟他硬碰硬,平行移开视线,盯着车前排的挂饰说:“我们这样跑掉也不是办法。”

“沈知寒,你不了解林子凡,他不会善罢甘休,早晚会对我们施行报复的,他……”

男人危险地眯起眼眸:“你很了解他嘛。”

“……”

姜瑶耐心跟他解释:“林子凡做事不择手段,狠起来,shā • rén的勾当也敢做。我的腿,我的腿……”沈知寒眼神闪烁了一下,俯下身把她搂进怀里,姜瑶环住他,声音平稳,继续说,“所以我们不该逃。”

“利用李晶晶的时候我就已经想明白了,逃出去不仅没有用,还会让我们更加危险,想要彻底摆脱他的控制,最好的方法就是打倒他。”

“……”

“所以我想回去,我要想办法找到他的把柄。”她说得极其认真。

沈知寒突然松开人,按着她的肩膀往椅背上一压,不可思议道:“你让我亲手把自己的女人送到另一个男人身边?”

“嗯……”仔细想想,好像是这样。

“姜瑶,是不是我这两天对你笑太多,让你以为我特好欺负啊?”他抬起她的下巴,又气又好笑地瞪着她,“这么快就想着给我戴绿帽子了?”

“……我没有。”

“昨晚你诓我买了那么多新内衣,这会儿还一件都还没穿给我看过,就想跑?”

“……我没有。”

“没有你就给我乖乖待着。”

他瞪她一眼,伸手要开车门,袖子却被扯了扯,那个人语气低落地说,“沈知寒,我不想当废物,也不想变成拖油瓶,更不想你有危险,”她拘谨地交握双手,担心下句话会让他生气,“而且这件事,说到底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应该自己解决。”

自己的事情。

他退回来,分腿跪在她两侧,突然开始脱衣服。

狭小的车厢窸窸窣窣,都是衣料摩擦的声音。

“……”姜瑶没反应过来。

……这,这是一言不合就要玩车震的意思?

终于脱到最后一层,沈知寒揪着领口弓身往外一抽,结实健壮的身材裸|露,小腹平坦,肌肉凹凸有致。

他逆着光,姜瑶看不清形貌,手伸在半空,犹豫着要不要碰上去。

“摸我。”

他命令,身体俯下去的同时,握住她的那只手贴在自己的小腹,姜瑶莫名觉得害羞,刚想抽手却触碰到一块深疤。

循着肌肉纹理,一寸寸往上摸,一只手嫌不够,另一只手也跟上去,从小腹一路摸到肩胛,触到许多深深浅浅,长长短短的疤。

最后抱着他的腰,把脸贴在他小腹,闷闷道:“你故意的。”其实两个人在床上的时候,她就或多或少摸到过这些疤痕,可没有哪次,有现在这样仔仔细细摸过一遍的真切感。

他是故意要她知晓,要她感受烙下这些伤痕时的痛苦。

过去四年,刀口舔血,他的钱都是拿命赚的。

“姜瑶,我的生活比你想的危险,不在乎多扛你一个。”

清凉的脸颊贴着滚烫的小腹,一只手伸下去开始宽衣解带,喉头鼓动,握住柔软,仰头,汗水旖旎落下,翻身,给她更大空间。

初晨的光芒穿透薄雾,水汽迷蒙的窗面扒着发白的动荡的手掌。

晨曦作证,从今以后,我愿背负你的人生。

到酒店门口,姜瑶裹着外套,从车上下来猛一用力,双腿打颤,差点没站稳,幸亏沈知寒眼疾手快扶了一把,笑话她:“瞧你这小身板虚的。”

姜瑶毫无威慑力地瞪了他一眼,沈知寒从后车厢取下轮椅,推到她面前:“大小姐,请坐吧。”

回房间先拿上衣服进浴室,她关门前不放心地警告一声:“别再进来了啊。”

把身上淫|靡的味道洗掉,刚裹上浴巾,就听门把一转,沈知寒走了进来,姜瑶吓了一跳:“你要干嘛,我刚洗完澡。”

“别自作多情啊。”沈知寒笑看她一眼,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昂着头摸下巴,两天没刮胡子,胡渣都冒出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