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1/2)

好书推荐:

风界诸天界界域

上千年的时光,常人无论聪慧愚笨,也不过是一抔尘土。一些帝国,也早已历经好几次的兴衰更替。

同时,对于镇守着风界封印的众神来说,亦不过一瞬间,事情如同发生在昨日,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也因为当年的事情,从前在两界边境繁华的城市虽不能说是荒无人烟,但也是人迹惨淡。对于他们而言,时间长了,就自然会变成另一个城市的“主人”。

但这里即使是那些一心探索追求天地之道的修士们,也很少会来到这里。

除了资源没有其他地方丰富,更主要的是三界神族的众神共同下令禁止帝境以下的修士来到这里。

这条命令,大衍道宗的“三天”,万灵台的两位灵主,也曾告诫过修士们不要轻易去诸天界的界域处,那里凶险万分,曾有很多修士去到那里便失踪了,也因此,他们将居住在界域处的凡人迁往了另一个城市。

不过对于那些自认为拥有着大修为的修士们,虽没有故意忤逆他们众神们的命令,但显然也没太放在心上。

当平凡的生活过得久了,他们自己就会去找一些凶险的事情去做。修士们常常流传的一句话,只有险境才可以激发出你的潜力,没有险境就自己去创造一些险境。每个人都有着自己不同的追求,往往在逆境之中才可以得到更大的机缘,自己才能发挥出更高的实力来。

于是,在这上千年的时间,界域的这些城市似乎又有了新的生机。只不过,更多的是彼此之间人心实力的较量与交流。

一个地区如果荒废了,在百年的时间或许会变得破败,可如果时间走过了上千年,那么它就会焕发出新的自然生机。这片被诸天界几位传说中的大能们划分的危险区域,至少在它的景色上,没有看到一丝危险的痕迹,反而很多人被这里的景色吸引住了,凡人的足迹虽然没有达到,或许在经历几个朝代的演替,人们就会发现这一片神奇又美丽的地区,再经历几个朝代的演替,向里面探索,或许又发现了时光还未抹去的旧痕迹,只不过他们早已忘记那是祖先生活过的地方。

修士们虽然被这里的景色吸引住了,却并没有放松心中的警惕,反而认真的探查起来。能来到这里的人,没有几个是等闲之辈,都是经历过无数风雨的人,虽然有些人看着年轻,或许真实年龄比那些年老的还要大出不少。

在靠近风界界域的这片美丽的平原上,就有一个身着黑袍的人,一直在向前走着,他的目标,应该是那座被称为冷石的城。

这几天,他其实早就进入其他的城市,但他需要去躲避一些东西。

天上,在目力所及的地方可以看到刚刚有修士飞过的痕迹,他知道那些并不是从诸天界内陆来探险的修士,而是在这里巡逻。

就在自己离开风界的这一天之内,天上的修士变多了。

他一开始的打算,并不是冷石城,是比冷石城大的罗城,杜攸羽将自己带出风界,就说了一句话便离开了,他也没有指望杜攸羽会给自己多大的帮助,他将自己带出风界,一定是有自己的打算,但自己却不得不跟着他离开风界。

风界之外的地图,他看了无数边,早已深深记印在了脑子里。出来之后看到地图与现实的变化,他没有感到惊讶。

在风界的上千年时间,早已看到什么叫做真正的荒凉,一切都停留在以前的那个样子,城市还在,宫殿还在,只不过里面什么都没有,人和物,就好像全都凭空消失了一般。

整个风界,他能见到的,也就是只有飞桓,追风,在风云交界处一个巨大的水潭之中屹立的一座巨大的雕像。

他突破帝境的时候,飞桓来到了那个水潭,他第一次见到了那样的雕像。

显然这不是一个人,更不是一个神。雕像上百米高,虽然是人头,面容粗犷,双目紧闭,但它的身体却好像是老虎的身体,总有雾气围绕着它,身体上长出了好似长爪一样的巨手,最上面的两只巨手,一只指的方向,应该是风皇殿,而另一只,他好像是指着诸天界的方向,中间两只手结印状放在腹前,最下面的两只巨手撑地,双腿盘膝而坐。他又走到雕像的后面去,好像是八根衣带垂到了湖中,再仔细观察,他感觉那好像是这个雕像的尾巴。

他还没问飞桓这个雕像是谁,在他面前的这个湖泊如同静止了一般,水流不再流动,而飞桓则示意让他通过湖面去近距离的去看看这座雕像。

这雕像虽然是死物,但当他用手去触摸时,从雕像的内部,却传来了无尽的生机

。随后,他触摸到的,又成了一块冰冷的石头。

飞桓对他说,这雕像的名字叫做“天吴”,以后如果修行上遇到什么困难,或是想学一点其他的东西,就到这座石像这里来,或许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

就这样,在这个浩瀚的,荒凉的风界内,他能够见到的,能够教导他的,只有他们三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