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1/2)

好书推荐:

诸天界仓若城

时间这样东西,明明都是一样多的,可对于有的人来说,它是那么的短暂,有的人却感觉比较漫长。同样的,一个人做不同的事情,在他们的感受之中,时间也是有快慢之别的。

云纬道,他在仓兴堂里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了。修行的时候,他感觉时间过于的漫长,和孙明台他们出游时,明明还没有玩尽兴,一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仓令和路郑柯,在这几天对于孙明台他们的修行,也没有太严格。这可将于越高兴坏了,想不到云纬道的到来,让他们在修行的时候可以这么放松。

云纬道在修行之初的疑问,仓令和路郑柯也是尽量的给他解答。修行的一开始就可以感受到天地之气,云纬道在修行上的天赋,他们两个也是爱惜的。

如果按照他一开始表现的天赋一般,那么以后他的成就定然是会超越孙明台他们的,说不定某一天,孙明台他们还需要云纬道的帮助。

至于云纬道和仓白羽,在他们的心中,或许仓白羽一开始的天赋没有云纬道那么高。但是,教导仓白羽的人以及他的修行环境,却不是云纬道能够比拟的。

这也是让他们疑惑的一点,杨家有杨天尊坐镇,杨天尊难不成没有见过云纬道?

不然,像云纬道这样的天赋,杨天尊怎么可能看走眼呢?

从云纬道的表现来看,再加上杨家的资源,只需要在关键的时候给他点拨一下,以后的陈国,定然会听到他的名字。

就算是杨天尊不问世事,那也可以将云纬道送到国训院,让杨帝尊教导一下,也是可以的。

以云纬道的表现,也可以说得上是奇才了。

可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这令仓兴和路郑柯十分费解仓若城与建章城不过半日的路程,这些天过去了,派往建章城打探消息的手下们一个没有回来。

这也没什么,那可是杨家,怎么可能那么快的就能查出云纬道的底细呢。不过这几天他们两个还是给手下写信,让他们尽快将这件事查清楚。云纬道现在是非常喜欢待在仓若城,但少年心性,说不定玩够了就会离开。他们需要根据建章城传来的消息决定怎么对待云纬道。

万一云纬道在建章城是一块烫手山芋,那他们仓兴堂岂不是引火烧身?

在仓兴堂的这几日,云纬道又增长了不少的见识。且不说仓令他们在招待云纬道的规格上丝毫不比仓之飞他们差,单是有他们三个陪着他游山玩水,他也不愿意这么早就离开仓兴堂。在他的心里,已经将他们三个当做是自己的好朋友。也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有这么多的朋友,他终于体会到说书人说的那种和朋友一起在这个世间闯荡的乐趣,尽管他们只是去了仓若城的那一座名为“钟山”的小山。

虽然他们整日嬉戏游玩,但在修行上,只是比平日里松懈了许多,却是没有荒废掉。

在他们三个修行的时候,云纬道也跟着他们三个一起修行。

从仓令和路郑柯这几日的教导,再加上偶尔问一下孙明台他们三个,云纬道也大致的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如何修行。当然,在他们三个面前也好,在仓令和路郑柯面前也罢,云纬道还是在这里尝试着将天地之气收入到自己的右手之中。

也就在前几日,他怕路郑柯他们起疑,故意说自己好像将一丝天地之气收入到了身体之中。又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下身体的感觉。就是这样,也让路郑柯有些惊奇,毕竟一开始修行有多么艰难他是知道的。

在孙明台他们三个人中,倒是仓之飞对云纬道最为上心。修行的时候,只是有时候靠的过近,让云纬道不免有些尴尬,当然,云纬道有了问题也会第一个问仓之飞。

或许是因为教导云纬道的缘故,让仓之飞在修行上有了新的领悟,仓令和路郑柯已经感受到仓之飞在修行上进步不小。

云纬道呢,每天也在那里装模作样的尝试着吸收天地之气,其实是在脑海之中想别的事情。偶尔会对自己这神奇的天赋感到骄傲,想到以后自己会如何如何。还有将自己带出杨家的那三个人,幻想着自己以后如果达到像他们三个那种境界会怎么样,以自己的天赋,再见到那个老人,会不会让她大吃一惊。

还有那个在杨家见到的中年人,“岳相国”,他是哪一个国家的相国?这些让他烦心的事情,也就在他的脑海里面一闪而过,更多的,就是在幻想自己以后的生活。想到开心的地方,竟也会不知不觉的笑出声来。

孙明台他们三个听见了,云纬道就说是自己刚刚将一丝天地之气吸入到了体内,所以才会高兴。

夜晚,才是云纬道自己真正修行的时候。白天他怕自己一时控制不住,万一让孙明台他们察觉到自己早就已经可以任意的吸收排出天地之气,而起自己之前却一直在欺骗他们,除了会让他们失望以外,更怕自己在他们心中的印象一落千丈。杨涟薄以前告诉自己出门在外要小心,不要轻易的将底细透露给别人,同时,他也不愿意失去这三个好友。

不论是谁,对于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他们总是会选择在夜晚进行。似乎黑夜,给他们提供了一层完美了保护色。

之前云纬道还担心路郑柯在他开始修行时告诫他说,开始吸收的天地之气要加以控制,不要过于贪婪的去吸收,否则以后会给自己的身体留下暗伤,以后的修行或许会因为这些暗伤变得艰难起来。

虽然这些天地之气每时每刻十分规律的在自己地体内吸入排出,可是云纬道却无法控制它们,他也很担心这一个问题。超出自己控制范围内的东西,虽然不停的在给自己带来好处,可没有多少人会希望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下去。

他之前也旁敲侧击的问过孙明台他们,他们三个都摇头说没有听说过这种情况,于越还煞有介事的说,这种情况只有说书先生说过这种情况。

就是故事的主角因为修行变得走火入魔了,才会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不过,一直到今天,云纬道的身体没有一丝的不适,以前他会因为睡眠不足第二天起来会无精打采,现在每天都精神气十足。

于是,他就在夜晚开始尝试着进入凝息这个阶段了。路郑柯说过,凝息就是将天地之气在自己地体内凝聚。不同的地方的天地之气就像灵石的纯度一样,也是有差别的。

修士们需要自己将天地之气提取凝聚,慢慢地,天地之气如同水蒸气凝化成水,像血液在血管内流动一样。等到天地之气慢慢的凝聚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在身体外形成一道薄薄的气璧。

云纬道的身体,时时刻刻都充盈着天地之气,但是又有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他明明按照孙明台他们每日修行的方法去做,可是为什么自己根本无法将这些天地之气凝聚呢?聚气凝息,依照路郑柯的说法,自己在聚气阶段早就已经圆满了。但偏偏在凝息上,又有了新的问题。

是因为自己无法控制体内气息的缘故吗?

就这样,一夜又一夜的功夫耗去,云纬道的问题依旧没有得到解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她也好几个晚上没有睡觉了。

夜晚的仓若城,因为所处的地理位置,并没有向其他的城市一样陷入黑暗,让月亮成为黑夜之中的主角。每一个时辰,城门口都会有两三个进城的人。

对于在夜晚轮值的守卫们来说,事情既然有坏的一面,也会有好的一面。他们失去了夜晚睡眠的时间,自然也会在过路的行人身上得到好处。当然,他们还有一种更文雅的说法,这不叫好处,这时过路的行人们看到他们夜晚执勤的辛苦,便捐赠了几个钱让他们买一杯茶水解乏,同时也感谢他们在黑夜之中为他们守卫。

城里也有几家小店开着,有的卖糕点,有的卖茶水。旅店的小二们也不再像白天那样卖力的吆喝,趁着店里管事的没主题,赶紧偷偷的眯一会。

主街上的人也变得少了,三三两两的虽然在说笑,却是难掩脸上的困意。形单影只的,更显孤独寂寞之情。

当然,仓若城内还没有进入梦乡的,绝不止有在过路的行人们。

仓兴堂内,云纬道又盘坐在床上,思考着自己遇到的问题。

想了一会,他将后背已在墙壁上,显然是没有想到解决的方法。

突然,他将后背一挺,脑海之中有了一个大胆的尝试。

路郑柯之前告诉自己,修行要打好基础。有的人,仅仅是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完成了聚气阶段,就开始凝息,更有甚者,开始化形。这样的后果是然后修行的道路变窄了,在与别人的打斗时,吸收的天地之气远远比不上消耗的,生死搏斗时可能会力竭而死。但自己现在的状况显然与寻常修士是不同的,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呢?

凝息最初的步骤无法完成,那么自己就将这个步骤跳过去,直接尝试按照凝息圆满时的要求修行?

凝息圆满时,可以用气息在自己的身体外形成一层薄薄的气璧,此时就意味着可以进入到化形阶段了。

同样,仓兴堂内,也并不是只有云纬道没有休息。

在仓令的房间之中,仓令和路郑柯他们两个听着从建章城传来的消息,不停的询问着手下,两人的脸上阴晴不定,吃惊之色一直未曾褪去。

打发手下下去,听到手下已经离开了,他们两个开始商量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