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2/2)

好书推荐:

听徐汜这么说,岳云心中清楚了那个修士是如何逃脱自己那一指的。

原来那一招是天吴的万千水流盾,当年徐汜和天吴应该交过手,他的招式自然是十分熟悉的。

“徐兄你刚才说那个修士不姓叶我觉得是你想错了。”

“嗯?”听到自己的猜测被岳云否决,徐汜下意识地嗯了一声,却没有打断他,想听一听为什么不对。

“这修士唯一一句真话,应该就是他姓叶。徐兄想一想,当年的风后,她的姓氏是什么,还有她的出身,你不感觉自己就明白了大半吗?”岳云微微一笑,充满了自信,这是他对自己思考的自信。

叶空?风后?

徐汜猛的明白了过来,双手握紧,原来如此。

叶氏家族。

“岳兄的意思是说,那个修士,来自叶氏家族?”

“对,我们将这一切串联起来,一切都说的清楚了。”

“当年的我们封印风界的时候,难免会有漏网之鱼。聪明的家族,一定不会让自己家族的所有子弟都生活在本家,叶氏家族是一个大家族,一定会将子弟们分放到各个地方。这里面,说不定就有他们叶家优秀的后辈,最优秀的,应该是那个叫叶空的。”

“他或许就是他们叶家的暗子。叶家本身是风界第二大的家族,又有了风后。天吴教他一式保命的招式也说得过去。因为之前云皇气息的缘故,这个叶家的暗子终于按奈不住,想要看一看这件事情的真相。他混到诸天界的修士之中,自以为别人无迹可寻。但还是被信国君的手下发现了……”

岳云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徐汜的思路也停了下来。

“不对,这里面还有许多问题不对。”岳云自言自语道,他自以为自己将所有的问题解决,但他发现了新的问题。

“破云扇怎么解释,妃落笑怎么解释?”徐汜说出了他的问题。

“对,破云扇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手上,刚才自己说的就是再合理,哪怕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但是他怎么可能会得到破云扇,到底是谁在他背后支持着他?妃落笑吗?仅凭他自己?”

他们两个双目一对,显然思路有走到了一起。

四剑至?当年风皇与四剑至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

他们两个又想起一件事。

紫寂

那柄被叶家世代封印的妖剑,会不会,也与破云扇一样到了他的手上?

还是他们两个想的简单了。

徐汜感觉到这旋涡越来越大,就好像潮水一样,原本你站的地方潮水仅仅是没过了你的双脚,但是这涨潮地速度太快了,等你反应过来,你也陷入了潮水之中,让你无法抽离的,除了延绵不绝的海水,还有你脚底下看不到的暗沙,它紧紧的吸住了你,不会让你轻易地离开。

他本以为自己在这场fēng • bō之中,是一个会游泳的人。

现在妃落笑出现了,三天出现了,楚家的楚宗客也出现了。

他们成了弄潮儿,自己只剩下一根可怜的稻草了。

徐汜的沉默,让岳云心中的自信也受到了打击。这一件件事情,为什么都脱离了自己的控制。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没有一丝的感觉,突然之间自己就一无所有了。

他们两个就这样彼此沉默。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徐汜再次坐回到了椅子上,岳云也不出一声的离开了。

回到住所,他再次仔细的回想整件事情的经过。被杀的修士是信国君的手下,信国君又是如何知道他偷偷潜入到诸天界的。连三天都没有发现的事情,信国君怎么可能知道。

那个修士,叶空。

曲江。“曲江多风雨”,楚州,本身处于漩涡之中,要是再多风雨。

罕见的,岳云心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灵城

自万灵台的两位灵主派手下请信国君鉴宝之后,信国君就离开了。

直到今日,他才回到云界界使府。

他先是感受到自己的手下陈之硕在界域横死,紧接着在路上又听到了徐汜与妃落笑争斗的事情。

布卡尔告诉自己岳云来到诸天界后就避而不见,这件事显然与岳云有关,但是他们新城参与了没有,又参与了多少,可不可以成为自己在诸天界的援助,这些他都不得而知。

“神官大人,云太傅府内的费长史到了。”手下在厅外唱到。

“让他进来。”

多事之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