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2/2)

好书推荐:

有趣的长剑,他一只手拿住剑身,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它,闭上双眼,他听人说,欣赏名剑都是这么做的。

对于云纬道刚刚的所作所为,宁征的惊讶之色在脸上显现无余,他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不明白为什么云纬道会出现在这里。

在他心中对古山空的戒备,又加重了许多。

古山空上一次来承先殿之后,云界发生了翻天覆得的变化,他虽然没去过诸天界,但想来那里也闹翻了天。

云皇失踪,相国岳云引咎辞职,归墟之前不得再回洛天城,太尉白舒云也离开了洛天,就好像一缕微风离开了承先殿,变成巨风席卷了云界与诸天界。

古山空离开时曾对宁征说,一月之内必让他见到云皇。

如今,他已经十分肯定,他见到了。

他的心也不知是喜是忧,云皇没有事,可笑的是,云界的神皇,竟在云界众神聚集的洛天城消失,又被玄界的神皇找到。

看来,岳云这个云界的相国,和古山空比起来,天差地别,或许是陷得太深没有看的那么长远,或者是两者本身的差距。

古山空定然是有自己的打算,不然,他不会让宁证见到云纬道。

他想从自己是这里得到什么?

他想了想,望向沧古临虚剑。

“他在哪里?”宁征知道,此时是他从古山空这里得到信息的最好时机,他没有废话,一连串的问题抛向古山空,看来古山空也没有打算做任何的隐瞒。

“不是很安全的地方,却是对他发展最好的地方。”

“他在东陆?”“对,现在要开始诸天界闯荡了。”

“开始闯荡了。”宁征心中默念了古山空刚刚说的那五个字,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吗?他没有问,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

“你让我见到他,是想得到什么?”宁征知道他的目标是沧古临虚剑,不过他想的是古山空会不会再多说一点,好让他探知一下他的计划。

“沧古临虚剑,我让你见到他时,你应该猜出了我的目的。”

“这只是你目的的一小部分吧。这可是云界的族器。你就想这样将它取走吗?”宁征冷冷地说。

“云界的族器?这把剑不是有主人吗?什么时候,云界的神将也和神族一样,对器物的崇拜超越了神皇的本尊么?”古山空虽然是反问,却是在给宁征回答,给出了宁征无法拒绝的答案。

主人,古山空这么说,这把剑应该会到云纬道手中,自己几归元一直做的,现在能够做的,也只有让这把剑到他的主人手中。

如今云纬道已经开始在诸天界闯荡,让古山空交给云纬道,似乎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了。

对于自己的状况,除了神将自身,六界也就古山空和杜攸羽最了解他们了吧。

他让开了前路,示意古山空可以取走沧古临虚剑。

“他叫什么名字?”

“云纬道。”

“云纬道”

“云皇陛下,前面的路,只能由你自己带着这把剑,向前走了。”宁征看向天上的云,在心里默默的说,他也要离开承先殿了,找些事情做了。

再次睁开眼时,窗外的阳光已经照了进来,那个梦稀里糊涂的就结束了,不过还是有印象的,那朵花,那把剑,那三个字,依旧很清晰。

不知何时,桌子上多出了一枚戒指。他将戒指拿起,仔细地端详,戒指中心雕刻的,好像是自己做完梦中见到的那朵长在草上的花。

自己做了一个梦,居然得到了一枚戒指,奇怪,是谁给自己的?那三个人,岳相国,还是杨涟薄?难不成,这戒指也是间格,里面存放着自己需要的东西?还是这戒指以一件宝物呢?

他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刀,将戒指放在桌子上,左手食指放在戒指上方,右手拿刀朝着食指一割,一滴滴血地道戒指上,他满怀期待的看着戒指。

“云公子”有门,云纬道心中一喜。